《请抽取角色卡》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烛火将宋清音手上的剪子映得银光闪动。她手腕一弯,剪子的刃上映出宁叶寒因诧异而睁大的双眼。

——就在刚刚,宋清音信手抄起梳妆台上的一把剪子,对着自己的发根就剪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宁叶寒有进一步的动作,宋清音已经剪下了一大缕头发。

接着,又是一缕,再有一缕……

“师尊!”

宁叶寒终于回过神、冲上前去夺下宋清音手上的剪子时,宋清音的一头银发已经被齐根剪掉了大半,头皮裸露出来,被烛光映照,甚至有点儿反光。

宁叶寒双手发颤,嘴唇抖动,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咣当”——

东西落地的声音将两人的视线吸引过去。一个银壶倒在桌下,壶内清酒撒了一地。

宋清音并没有做声,瞪了一眼还站在桌上、半张着嘴盯着她的系统998.

998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跳下桌子,挡在银壶面前:“没,没事……不小心碰掉了。你,你们继续……”

——只是,这个宿主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系统998很想问,但是气氛摆在这里,它也不敢问。

不知道宋清音在想什么的,不止系统998.

“师,师尊,这是……”宁叶寒颤抖半天,终于不解其意地开了口。

“让你见识一下。”宋清音瞟了他一眼,抬起右臂,手腕一翻。

一瞬间,整间屋子都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淡淡地银色光辉聚到宋清音身旁,将她的周身笼罩。恍惚之间,宋清音宛如从天而降的神邸,居高临下地俯视众生,灵气从她的身侧缓缓流转,纵使没有任何表情动作,还让人不自觉地想要臣服。

重楼起,沧海落,灵气源源不断地塑造着万千世界,让宁叶寒一时忘却,他所在的,只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屋子里。

如此强大的灵气,如此熟稔的灵气运用……

宁叶寒的双膝发颤,强大的灵压之下,几近要跪到地上!

宋清音看见了他面色的变化,手指一挑,刚刚的景色登时收回,灵气掩藏,仿佛一切都是幻觉。

“这样,够强吗?”宋清音缓缓道。

宁叶寒点了点头:“师尊——师尊是如何做到的?”

据传清音师尊原本修为也极高,只是走火入魔之人,根本不可能调用起这样的灵力!

宋清音神秘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在宁叶寒眼前晃了一晃:“徒儿,你可曾听过一句话?”

“师尊请讲。”

宋清音深吸一口气,面色严肃,一字一顿,说出了那句“至理名言”:

“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宁叶寒:“啊???”

这是从哪里听见的至理名言?

宋清音才懒得和宁叶寒做更多的解释。只见她身形一闪,下一秒,刚刚被宁叶寒夺回手里的剪刀,又回到了宋清音的手中。

剪刀空剪,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宋清音纤手摇晃,眼眸含笑:“徒儿,要变强是要付出代价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若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