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城·荆棘血石》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迷乱的瞬间,当丝翊触碰他的肩背时,隐约触及他腰间的伤痕。

不知那伤痕是何时留下,她却未知。

眼泪从眼角滑落,根本无暇思索,丝翊的身子缓缓地从洞壁滑了下去……呼吸被掠夺,她几乎被吻晕。

口中被温少言度来的丹药,那体内绿色的光芒窜过每一条筋脉,力量之大,让她无法承受。

明明他就是以弱者示人,温将军带他射猎时,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身子被温少言捧着支撑,两指搭上她的脉。

一缕神识从温少言的意念分离,带着轻蔑的语气数落温少言:“为了让她当你护卫,你拔了龙鳞助她,还剩什么?”

“你是何人!”

找不到声音所在,而他的声音却无处不在。

“即是你。”

温少言茫然地转向四周,眼中亦是与先前无异的,模糊又黑暗的影子。

“荒谬。”

而那声音继续讥讽道:“当你附身凡胎之中未降世,却能听闻周边之音时,你就该知晓……你非同一般。”

他说得没错,他一直没有在嶝忻国找到自己的同类,亦没有找到有其他神力之人,但这个声音又是谁?

近乎斥责的语气告知温少言:“丹药不可再喂食,炼好其内力即可,她不需要你的施舍!”

温少言勾起狰狞的一笑,不管他是谁,他都要让其闭嘴,“凭什么要你来教我做事?”

聚集了体内的内力,身体悬空时,手中掌心的绿光若隐若现,誓要将这个声音一击即碎,可温少言的耳边忽而传来一阵咆哮。

“你说凭什么?”

“凭那股让她力量强大的执念,皆由本王而起!”

一句话,掷地有声。

竟还化作了道道惊雷,劈在了山洞。

“胆敢再喂,你且试试。”

——

而后几日,丝翊每次做农活时,温少言亦会帮忙,他的法力如同利刃,用于收割稻谷,着实可惜了些。

但,丝翊没有再敢带着他小跑。

两人只是安静地走着,吃着,即便连睡在床榻上时,丝翊都开始安分守己,会说一句:“公子先睡。”

不过到了半夜,依旧是温少言在照顾睡相颇差的她。

过了几日,回将军府上前,丝翊的爹娘满口对温少言说着照顾不周的话,但没把温少言当作外人,家中粗茶淡饭他都能忍受,丝翊的娘亲栗娘给了他二人一篮土鸡蛋。

手指捏着篮子边缘时,感受到篮子沉甸甸的。

栗娘说:“这东西不值钱,但能补补身子,虽然将军府好吃的东西多了去了,这是家人的一点心意,也亏得你们赏给丝翊一亩田,不然,我们一家老小近十几口人,日子还挺难……”

温少言笑得如春风和煦,那种感觉,是一种道不明的亲情……不过他懂,她的意思,是礼轻情意重。

马车上,温少言坦言自己的身世有蹊跷,所以告知丝翊:“盘龙顶之事,切莫告知任何人。”

他只是言明让丝翊别和他人提起此事,丝翊点头答应,逾矩之事自然不敢妄为。

可是,她心事重重,并未因为他非凡人……

然而温少言在马车里却枕着她的肩头,不到片刻,便睡得踏实。

她理应是被吓到的,他的真身威严又能震慑世人,比拟起嶝忻国的将军,简直……简直是,如同天降神祗!将军已是不值一提。

而那些嘲笑声,还传着他是绣花枕头的谣言近十几年……

温夫人在自家后院赏花喂鱼,身边多了一个挽着她手臂的可人儿,面带羞涩。

温夫人:“少言已回到家中,稍后见一面,他亦很久未听到你声音了。”

冯青青嗫喏道:“是……舅母。”

手中甩出的吃食力道大了些,温夫人万般无奈地叹气:“将吾儿交给他人,舅母不放心,所以,自是你来照顾最好不过了。等八字一合,择日可过门,舅母对你知根知底,亦不会亏待你。”

恰逢丝翊端着糕点途径此地,在那原地听到温夫人与人交谈,提及温少言的婚事,她转角躲在了一个假山后,当即愣了神。

那女子是谁?

冯青青挽着温夫人的手,两人甚是亲密。

低柔的声音响起:“听闻数月之前,舅父给少言哥哥找了护卫……但,又听闻……”

温夫人喝道:“空穴来风之事!少言不会娶她。不过一个乡野丫头摆不上台面,还妄想做少言之妻,痴心妄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长攸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