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临芳馆到莲花湖畔边不过半柱香,消息却传遍了行宫。

各宫反应如何,沈听宜没有心思去想,眼下,她被闻褚扶着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停靠在湖畔边的舟上。

舟并不小,舟内约莫能容纳数十人,船尾站着一排侍卫,宫女太监得以进入侍奉左右。

舟上的案几上摆着几碟子精致的糕点和一套青色的茶器。

沈听宜见他撩开袍子,席地而坐,不由问:“陛下,是要在这里泡茶吗?”

闻褚点头:“叫你来尝一尝朕的手艺。”

沈听宜惊道:“陛下要给妾身泡茶?这如何使得?”

却不是担忧闻褚的手艺,只是她从未见过他纡尊降贵的姿态。

孟问槐适时道:“昭嫔请放心,陛下泡出来的茶,太后尝了也是称赞不已的。”

皇太后是他的母后,这话里掺了多少宠溺暂且不提。

他笑着继续解释:“昭嫔在调养身子,陛下问过御医,特意选了这个性温的祁门红茶1。”

沈听宜看着闻褚,倍受感动:“妾身何德何能得陛下如此厚爱?”

闻褚听罢,扬了扬眉,黑沉的眸子直直望向她:“朕觉得你担得起,你等着好好品尝就是。”

他泡茶的动作行云流水,从温杯开始,接着投茶、润茶、冲茶、出汤。

沈听宜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泡茶的步骤。

最后,闻褚将茶分好,将茶杯推到她眼前,茶的气味香甜,汤色红亮。

沈听宜轻嗅了两口,微微抿了抿,开始夸赞:“陛下手艺精湛,甚过妾身从前饮过的所有茶水。”

她垂着眸,认真地品味着,声线轻软,比红茶还要清甜,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她说出来的话。

闻褚大笑。

正笑着,他无意往外一瞥,忽然收了声。

沈听宜循着他的目光望去,辨认出来那人身份:“陛下,是贺淑仪。”

贺淑仪一袭藕粉色的宫装,置身于莲花之中,裙摆随风飘动,她微微弯腰,又采摘了一张莲叶捧在手上,莲花与莲叶的掩映下,她的气质更显清冷出尘。

沈听宜脸上笑意不减:“陛下,既然遇见了,可邀请淑仪娘娘一同来赏莲?”

闻褚抿了一口红茶,淡声道:“不必了。”

那边,贺淑仪经过宫女提醒,发现了帝王和沈听宜,着人将小舟摇摆靠近。

她体态婀娜,盈盈一拜:“妾身给陛下请安。”

沈听宜正准备起身行礼,却被闻褚按住了胳膊,道:“舟上不稳,贺淑仪不必多礼。”

贺淑仪嘴角带着笑意,瞥了眼沈听宜,朝闻褚解释道:“妾身在此采莲,不想惊扰了圣驾,还请陛下恕罪。”

两条船靠的不近,无人划桨,水面逐渐平静下来,天光和云影一起映入了湖面。

闻褚对她的话不置一词,只是问:“贺淑仪喜欢荷花?”

沈听宜却听出来他语气里的平淡和试探。

“荷花是花中君子,妾身欣赏不已。”贺淑仪弯唇一笑,语气怀念,“家中有一位阿姐喜欢,时常带着妾身采莲,如今妾身看见荷花,便想到了阿姐。”

闻褚闻言,轻笑了一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2贺淑仪既然喜欢荷花,便也该学一学荷花高洁、高尚的品质。”

他的语气里似乎有着淡淡的嘲讽,贺淑仪听着,虽觉奇怪,却也没多想,低头应是:“陛下说的是。”

闻褚话音一转:“孟问槐,传朕口谕,贺淑仪久侍宫闱,持躬端肃,着赐‘莲’为号。”

孟问槐迅速抬头看了眼贺淑仪,不,是莲淑仪,躬身道:“是,奴才遵旨。”

莲淑仪愣了一会儿,诧异开口:“陛下,妾身……”

沈听宜轻轻放下茶盏,朝她祝贺:“妾身恭喜莲淑仪。”

闻褚搭在案几上的手轻点了两下,语调云淡风轻:“莲淑仪是觉得自己担不起这个封号,还是并不满足于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娘娘她宠冠后宫》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