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

“你的脚腕,在流血……”

陈羡好抿了抿唇,特别小声地提醒了一下。

这人痛感神经这样迟钝吗?脚腕上一道伤口,鲜血几乎将裤腿染湿,陈羡好小心翼翼地又看了一眼,他的西装裤是黑色的,所以也不清楚是不是流了很多血。

但冷白色的脚踝满是刺目的红,显然伤口不小。

陈应淮低眉看了一眼,面上依旧没什么情绪,仿佛受伤的不是他。

反倒是看到陈羡好光着脚站在潮湿的草地里,蹙了一下眉,随即一言不发地转身。

陈羡好见他离开,怔愣片刻,还在犹豫要不要跟上去,就见他迈开长腿,很快停了下来,弯了一下腰,似乎是捡了什么东西,又折身回来。

走得近了,陈羡好惊诧地发现他手里拎着的是她的那双高跟鞋。

细细黑色带子虚虚勾在他指尖,走动间轻蹭他裤腿,有种落拓不羁的散漫。

他背着光,迎面走来的时候,陈羡好眸光轻晃,看他轮廓渐渐明晰,露出那张深邃俊美的脸。

她心怦怦跳了几下,说不清是什么情绪,有种莫名动容。

陈应淮顿住脚步,将高跟鞋放在她脚边。

陈羡好忽然变得期期艾艾起来:“谢谢……”

她虚虚拎着裤脚,慌乱地将脚尖塞进高跟鞋。

“嘶——”

她踉跄一下,下一瞬又被人稳稳扶住。

空气又是一刹那的安静。

他蹙了下眉,见她揪着眉头很痛苦的样子,嗓音沉沉:“把鞋脱了。”

陈羡好努力压下脚掌心钻心的刺痛,慢慢脱了鞋。

陈应淮随意地扯了一下裤子,半蹲下去。

陈羡好还有点懵,直到脚腕上传来一道滚烫干燥的气息,她脸上瞬间爬上绯红,下意识地要抽回自己的脚。

他的手掌宽大,握着她的脚踝仍显轻松。

陈应淮也是第一次知道,女生是柔若无骨,脚踝纤瘦伶仃,偏又握在手里细腻温软,触感很软。

他喉结滚了滚,压下心里那股难言的旖旎,头也没抬,双唇微动:“别动。”

他惯会命令人,语气很平淡,但带着天然的高高在上,让人忍不住顺从。陈羡好就跟施了魔法一样,僵着身体站那儿不动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垂眼看他,只能看到他笔挺优越的鼻梁,睫毛又长又密,投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眼底的情绪,但眉眼比任何时候都要冷沉。

“脚底被石头割破了,伤口里有碎沙子。”

陈羡好回神,后知后觉的,疼痛细细密密地爬上了肌肤。

刚才可能是逃跑过程中过于紧张,肾上腺素飙升,痛感全无。此刻被提醒,那些伤口突然变得强烈起来。

“我先帮你简单清理一下沙子。”陈应淮淡声道。

说完,他抬起骨节分明的手,单手扯开颈间的黑色领带。那只手绷起青筋,蓬勃又性感。

随后他微微低着头,手指捏着真丝领带的一角,替她小心翼翼地擦去了脚心的碎石子。

茫然、惊愕、羞涩,疼痛……

一瞬间,万千情绪涌上心头,她指尖有些无措地蜷了蜷,撇开脸,紧紧咬着唇瓣。

陈应淮仰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指尖掐着掌心,但即便这样,也没有娇气地喊疼,只一双桃花眼漾着浅淡的水雾。

倔强又招人怜。

他看了一眼伤口,伤口很深,沙子清掉后还在往外冒血,殷红血珠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刺目。

“去医院。”陈应淮当机立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陈陈相姻》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