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没事吧?”

雾气笼罩,江恒立刻开口询问,可耳边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就连原本不停歇的咳嗽,此刻也消失不见。

恐慌瞬间笼罩在江恒心头,虽然江久久只是这具身体的姐姐,但拥有前身的记忆,江恒早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亲姐。

雾气降临,他没想到江久久这么快就会出事。

顺着记忆里的路线,江恒摸索着来到床边,他的手微微颤抖,朝着床上摸去。

冰冷的床板上空无一人,江恒愣了一下,两只手同时摸上床,前一秒还在床上的江久久此刻已经消失不见。

“姐?”

江恒立刻大喊,同时弯下腰,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四周摸索。

可将整个屋子都摸了个遍,他也没找到半点踪迹。

“这就是一千天的灾难吗?”

江恒坐在地上,心如死灰。

如果雾气可以吞噬生命,那他怎么可能靠运气活下来。

一股无尽的寒冷涌入他的体内,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在此刻散发出寒气。

也许几分钟,也许下一秒,他就会彻底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啊!怪物!怪物!”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声惨叫。

已经准备等待死亡的江恒眼中微微颤动。

雾气并没有直接吞噬人类,虽然不明白江久久是怎么消失的,但屋外的惨叫证明了下城区的别人都还在。

可就在刚才放弃希望的几秒钟,江恒的身体就已经像是结冰了一样,他现在想要起身,每一寸肌肤都仿佛要硬生生的揉搓开。

“该死的霓虹界,这滋味还真不好受。”江恒用了许久,才让四肢做到勉强可以移动。

依靠着墙壁,他缓缓拿起一旁的刀。

雾气虽然遮住了他的视线,但无法遮挡声音。

街道上此起彼伏的惨叫一个接着一个,怪物的咆哮声也变的越来越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怪物的数量似乎也在变的越来越多。

此刻出去完全就是活靶子,街道上到处都是垃圾,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就算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没人能保证能在垃圾堆里畅通无阻。

躲在墙边,江恒小心翼翼的压低自己的呼吸声,街道上的怪物有什么能力他根本不清楚,与其出去和对方硬碰硬,不如躲在房间里以不变应万变。

当然,如果怪物不进入他的屋子,他也不用这么担心。

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耳边,像是有什么蠕动的躯体在地面爬行一样,将门外的木棍撞断,摩擦着地面进了屋子。

江恒屏住呼吸,他此刻就蹲在墙边,隐隐约约能看到那只怪物的模样。

黑铜色的麟片包裹全身,粗壮的身体宛如巨**一般,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江恒并没有听到对方吐信子的声音。

怪物在屋里不断盘旋,用躯体撞击着屋子里的东西,它似乎在以此来区分物体和人类。

江恒躲在墙边,握着刀死死盯着怪物的身子,只要对方朝着自己冲过来,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刺下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只是个病人,别叫我天灾》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