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梁丘伊面露不服,重重地哼了一声:“以为我怕他?”

暂不提他对钟凝到底是何感觉,他早就对总是在妨碍他的俞佳寅不爽了。若是未来他一时兴起真对钟凝下手了,又有何惧?俞佳寅能奈他何?

身为厂督手下的第一人,梁丘伊可不是轻轻松松才爬上这个位置的。

白嘉言嘴角挂起一抹冷笑,阴郁道:“知道你不怕,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跟他再起冲突,给我安分点,等我把那件事处理好你想怎么做都行。”

听到“那件事”,梁丘伊面容变得正经了些,问道:“还没商谈好吗?”

白嘉言扫了一眼桌上的文卷,眉宇间闪过一丝恼怒。

“呵,那人‘胃口’可大的很!”

自上次跟俞佳寅一同出游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这些天钟凝没再出门,一直呆在府里赏花品茶、习武练剑,偶尔去俞淮房里看看他书念得如何。

这天钟凝一如既往地在院里沉迷练剑时,秋悦递来消息,说老夫人有请夫人和小少爷一起回将军府一趟。钟凝情不自禁“啊”了一声,这才意识到她自重生以来好像都未曾带孩儿回将军府串门,她娘应该是想他们了。

牵着俞淮的小手,久违地踏入将军府的钟凝突然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将军府跟相府不同,前者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一股威严之气,门口的两座巨大、霸气侧漏的石狮子眼睛瞪若铜铃,嘴张大露出尖锐的牙,威猛健壮的身体坐立在石墩上,连带着府里的空气似乎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而后者比起一见人就锋芒毕露的武将之府,更倾向于文人雅士之间更常态的温水煮青蛙。相府里内外部的装潢都给人一种典雅高贵之感,栽种名贵花树的院里鸟语花香,就连仆从都各个面容端正,几乎能让人忽略武装严密、分布各处的众多带刀侍卫以及可能暗藏于深处武力高强的暗卫。

上辈子钟凝也很久没有回过将军府了。

自战乱开始后她爹和兄长就被皇上派去前线,她娘也被俞佳寅转移到另一个藏身之处。等到战乱彻底平息,将军府早已褪去往日繁华变得断壁残垣,一直等到她死后,将军府也因为工程量太大还没有重新修建起来。

钟凝定定站在门下看了好久,直到被牵着的俞淮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俞淮的小脸上充满困惑:“娘,怎么不走了?”

钟凝垂下眼睫,温柔一笑:“走吧。”

钟老夫人已在会客的中堂里等待良久。

一见到两人出现,她忙把手里的茶碗放下,让丫鬟搀扶她起身。

“乖孙儿,过来让曾祖母抱抱,都长这么大了。”

俞淮乖乖被钟老夫人抱起,甜甜地叫了声,“曾祖母好。”

“好,好。”钟老夫人笑开了花,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钟凝含笑地落座在一旁。

娘模样比前世更年轻了,脸上皱纹少很多,眉间也无战乱时的愁绪。

跟乖孙子玩了会,钟老夫人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女儿在一旁。

钟老夫人道:“怎么许久都未来见娘了?还以为你把娘给忘了。”

钟凝道:“女儿哪敢,只是之前忙忘了。”

钟老夫人一语戳破:“忙?我看你是一直在玩着你那把剑吧!还当娘不知道呢,未出嫁时就跟个泼猴一样跟着你爹和你兄长到处乱窜,习什么武,整天把自己弄得乱糟糟的样子回来,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没想到如今嫁人了,整天还惦记着你那把剑,我看姑爷都没你剑重要吧。”

钟凝含笑不语。

虽然她娘喜欢嘴上埋怨她,但从未勒令她只能待在家里绣花。如果是别人的娘,恐怕绑也要把女儿绑回来,严格按照“名门闺秀”的路线培养。

她娘爱她且尊重她,哪怕见到她习武受伤,也只会心疼地默默帮她上药。若是她娘开口严禁她习武,就连她爹也没办法轻易改变她娘的决定。

钟老夫人见钟凝没反应,不满地轻哼一声。

她捏捏俞淮的脸,继续逗弄。

“来,乖孙儿告诉曾祖母,你每天在做什么呢?”

“读书,习字。”

俞淮乖乖回答。

“有没有跟同窗们交朋友啊?”

俞淮一愣,不知道怎么回答,求助似地看向他娘。

钟老夫人一眼便明了,摸了摸他的头发,对钟凝道:“你还没送他去国子监呢。”

钟凝道:“嗯,之前他年龄没到一直都是请老师回府里教。现在年龄到了,等我回去跟夫君商量一下就把他送去读书。”

钟老夫人点了点头。

俞淮左右看了看,眼睛亮起:“那孩儿可以交朋友吗?”

钟凝笑道:“可以,平日你自己待着也很烦闷吧。”

俞淮唯一认识跟他年龄相似的人可能只有当今皇上江宴林,但是江宴林身为一国之君每天都忙得批奏折,怎么可能有时间跟个小儿一起玩。

俞淮摇摇头:“不烦闷,我可以找娘一起玩。”

钟老夫人和钟凝相视一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