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还是尧昼第一次看音乐剧,剧幕开演前尧昼在座位上用商炽碎了屏的手机简单检索了下。

这出音乐剧改编自几十年前的小说,带着些悬疑神秘色彩,讲的是主角被自己血亲背叛,被夺走一切,被仇恨吞噬后的复仇故事。

是比较经典的剧作了,也获了不少奖,这次巡演更是连演了52场,场场座无虚席。

音乐剧全长两个多小时,尧昼看下来没觉得时间过得多慢。舞台的布景,灯光,音乐,氛围,剧情都很优秀,是一场纯粹的能让人忘记时间流逝的感官享受。

一开始对这种东西带着偏见的商炽,也在中途被吸引沉迷了进去。

等到剧终,出演者一同出现在舞台上跳着舞谢幕,尧昼左边那位alpha还没从故事里抽离,啪嗒啪嗒的掉着眼泪,吸鼻子的声音隔着半米都能听到。

尧昼把堆在下巴的口罩往上提了提遮住口鼻,剧幕结束观众也跟着退场,尧昼没急着出去,等退场的人流淡下来,人走的差不多了才站起身。

演出厅内灯光已经大亮,尧昼离开时看到他后面座位上的人,那人也没有走,目光还直直的望着台上。

尧昼看了眼就收回视线,他走出演出厅,在出门时与推着空荡轮椅进来的秘书一样的人擦肩而过。

“谢谢你的门票。”

尧昼在场馆门口再次跟苏时宁碰面。

苏时宁眼睛红红的,可能也哭过:“是我要谢谢你才对。”

两人还不算特别的熟悉,话都说的很客气,就算并肩走在路上也隔着半只手臂的距离。

尧昼本就气质出挑,举止间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优雅矜贵让路过他的人都会侧首多看几眼。

又很巧的,苏时宁今天穿的毛衣和长裙与尧昼差不多颜色,两人并肩走着总有点像搭出来的情侣装,让人误会。

尧昼把苏时宁送到车上,与她约了下次一起练习的时间。

等尧昼回到商家时,商域和商鸿远也已经从老宅那边回来了。

三人一起吃了晚饭,商鸿远说了商白澄的情况,依旧是没有好转,接着便问起尧昼今天出去和朋友玩的如何。

尧昼:“我们去看了一场音乐剧。”

商鸿远点头,他很乐意见到商炽在这圈子里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圈,完全融入这里。

一旁商域不插话听着尧昼同商鸿远闲谈。

他的手在筷子上轻轻摩挲。

商域能感觉到商鸿远对商炽越来越满意。

他应该有危机感的。

但看着不疾不徐,声音温缓,略带浅笑同商鸿远说话的尧昼。

他想到的是昨天晚上软倒在他怀里,闭着眼睛任他施为的尧昼,还有那天在露台上步步逼近他的尧昼。

耳边似乎又能听见那拖着尾音像是在挑衅的亲密耳语。

“哥哥…”

商域猛的闭了眼。

再睁开时,尧昼刚好朝商域这边看了一眼。

两人目光撞上。

那瞬间,商域胸腔内的那颗东西‘咚’的一声,失了速。

***

晚上,房间里,尧昼洗过澡往右肩薄薄的涂了层药膏,那一片青紫看着没有那么骇人了,但也没有说彻底消失,还留着淡紫色的痕迹。

尧昼靠在床头,不知在想什么,拿了剧情书翻阅起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