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

殷素素是《倚天屠龙记》中天鹰教主的女儿,狄瞳晕死前想到她不是没来由的,因为她的暗器就是--蚊须针。

这些只在武侠小说中出现的事物照进了现实,狄瞳这个顶级私人侦探自愧知识匮乏。

再次醒来时,狄瞳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待她脑中清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女儿小花。

打斗时,她是右臂通里穴中针,而此穴主管头晕,头痛,神经衰弱等。

此刻症状虽然减轻了,但还是不适感严重,她强撑着身体扶着床围站起来,没迈开步,又一头倒在床上。

门外的使唤丫头听到声音赶忙进来查看,慌张的把狄瞳重新安顿好。

“这是哪里?你是谁?可知我女儿情况?”狄瞳重伤,但风格一分未减,眼神灼灼,用力箍住丫头的手腕,使其动弹不得。

小丫头哪见过如此力气,又惊又怕,说话都打着颤,“我,我是医院的女使,不是坏人,您先放开我。”

听到这话,狄瞳略显尴尬,因为之前祛毒,吐了不少淤血,此刻身体正亏,脸色苍白,一阵气血翻涌的难受。

“是六扇门的官爷送你来的,我马上去叫人。”手腕被松开,丫头立刻离开了一丈远,匆匆行礼出了房门。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司桦带着王辰生进来,老远便能听见王辰生的声音。

看着床上虚弱痛苦的小人儿,司桦一阵心疼,眉头皱在一起。

狄瞳以为他是看到自己不修边幅的样子嫌弃,微微低了头,但还是放心不下小花,撑着身子又要下床。

“别,娘子别动了,大夫说中毒颇深,需得养着呢。”王辰生重新掖了掖被子,让狄瞳重新躺下,“有事您吩咐,我去办。”

“小花?咳咳......”狄瞳有气无力,内里虚浮,刚才一折腾更是不济。

王辰生眼观鼻鼻观心,立刻倒了一杯热茶过来,“放心,小花我已经亲自接到了大人府上看顾,无事。”

“多谢。”

这句多谢不应该对司桦说吗,简直是丧心病狂。可王辰生仿佛熟稔过头,根本没有司桦表现的份。

司桦有苦难言,一脸煞气的站在旁边,肺快气炸了。

缓了一阵,有了些许力气,狄瞳又问道:“后来是什么情况?”

王辰生终于回答不了了,被司桦狠狠的瞪了一眼,“按照大夫的医嘱去准备点吃的吧。”

待门关上,司桦才坐到了床边,还是先问道:“感觉怎么样?”

狄瞳并未看他,稍微侧头道了谢。

“人并没有抓住,但是受了重伤,相必活不成了。”

“城中的探子追查到了张定弟弟的下落,人没死,但是被折磨傻了。”

狄瞳也是一惊,真够狠的,竟还有比六扇门诏狱更绝的手段,不禁让人侧目。

“我不聋。”狄瞳自己嘀咕出了声,司桦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小花麻烦你了,我感觉没事了,应该......”

一生要强的女人,刚从阎罗殿走了一圈,还在逞能。

司桦把她掖进被子里,没好气又不忍责备,听起来居然有点温情的味道,“家里有丫鬟和老妈子,你还怕饿着她不成?”

狄瞳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扎了一下,脸颊微微发烫。

突然,狄瞳的袖口被卷起二指,一截白皙的小臂露出,司桦目不转睛的端详。

一句浪荡子差点脱口而出,这才猛的想起,那是自己中针的位置。

“还没线索吗?”

司桦眉头紧紧压着,“江湖上的能人异士不计其数,特别是那些常年从事暗箱操作的,更是无从下手。”

“我知道它的名字。”

司桦转头看他,带着探究的目光。

“蚊须针。你可以从江湖上一些有医学渊源的门派查起。”

司桦没说话,仍旧是这样看着他。

“我只听说过这么多,至于来历你们得自己查。”司桦歪了歪头,似是在确定这话的真假。狄瞳噘嘴抗议,“不信拉倒,我好心提供线索,平白遭人怀疑。”

不是狄瞳不想说,只是如果她说,这是从600多年后一本老先生写的武侠小说里看来的,那司桦定会把她当成神经病关起来。

在东县,李员外所中的正是此类暗器,但当时不在自己身上,狄瞳并未多想,而且,凶手狡猾的取走了尸体内的针,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自然也发现不了针上淬了毒。

没有敲门声,门直接被推开了,不用问,王辰生提着食盒大刺刺的进来的。

这次倒是挺识趣,前面大夫让他帮忙煎药,他放下东西便走了。

司桦端碗在旁边,先是吹凉,再一口一口的喂。

自狄瞳来到这个世界,遇到的是死了的娘,不疼的爹,作死找事的兄妹,虽然后来有了小花,但都是她在照顾,像这样被人惦记还是头一次,不由鼻头酸酸的。

铁骨铮铮的汉子居然掉了金豆子。

司桦以为她不舒服,急的平时紧压的眉头都舒展开了,探了下额头的温度就慌张的要找大夫,狄瞳一把拉住了她。

“我没事,只是太久没人对我这么好过,有点,感动。”狄瞳抹了把泪水,挤出了一个笑容,有点病西施的美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六扇门第一女铺头》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