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行者》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系统虽然可气,但走之前人物故事线倒是给自己上传的快,很快她便像过电影般,又一次浏览着女三的人生经历。

看完之后她好一阵感叹,原书中主打大男主成长流,所以并未大量对女三的身世进行细致描写,只从他人嘴中及某些情节中将祁无双的恶毒和狠辣表现出来,反派便是反派,做的任何事都不需要必须的理由。

直到穿入书中,从女三的视角全面地看完她的经历,秦筝不免唏嘘。

祁无双小时候还是很正常的,甚至可以说是善良。

人物线中祁无双自出生后不久便是一头白发,那时候她的母亲还在,家里不像现在这么富裕,父亲祁葛寒为人憨厚,自身的异能精神力虽然微弱,但也能在北楟市做着小本生意,一家三口过的安康幸福。

只是后来在她六岁时母亲生病去世,父亲为了母亲的治疗费用而欠下巨额债务。那时家中经常有人上门讨债,大门前放着的机器每日循环播放“欠债不还”的字样,惹得附近人尽皆知。本就因满头白发而从小遭受异样目光的祁无双,更是受到学校同学变本加厉的讥讽。

小孩子的恶意直白又过分,从起初的嘲笑到后续的行为暴力,将她围堵在角落,逼迫她跪下擦拭他人鞋上的污垢,按着头让她吃地上的尘土,最后笑骂她“穷的活该吃土。”

不过这些受到的欺辱祁无双都没有在意,因为她想自己还有父亲。

后来在祁无双的印象中,父亲好像还清了债务,拉着自己的手走到一栋豪华的建筑面前,单膝跪地与她平视,说:“爸爸有钱了,这是我们的新家,双双再也不会受到欺负了,双双开心吗?”

祁无双不理解,爸爸是天使吗,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受到了欺负?

不过她还是咧开小嘴笑着说开心,她终于可以不用被其他孩子嘲笑,也可以穿很多很多的新衣服,更重要的是不用再看爸爸那么辛苦了。

按理来说,至此,祁无双应该迈入幸福的生活,只是不知为何,没过几年,祁葛寒再娶,继母带来一个男孩,住进了家里。

继母对她不好,父亲在时她表现的一脸慈母样,背地里却时常将祁无双拎到无人的房间里训斥,有时候是饭没吃完,有时候是成绩不好,直到后来开始变得毫无理由,并从训斥变成了动手打骂,祁无双实在忍不住后告诉了父亲,父亲和继母因此大吵了一架,继母收敛了很久。

只是事情没有朝着好的方向走,几年后祁无双在同龄许多孩子都开始觉醒异能时,身体没有丝毫反应,也没有检测到任何精神力的存在,精神力是一个人存在的根本,这个结果相当于认定——

祁无双是个怪物。

不过没有孩子这么叫过她。

因为她的父亲现在已是北楟市首富。

可在相处中祁无双还是能感受到周围的朋友对她好奇中带着嫌弃,秦筝看到这想就算是再乐天派的人恐怕也无法接受这一轮又一轮的变故吧。

祁无双的性格开始逐渐变得阴郁,残忍。虽没有异能,却仗着自己的高位,以折磨异能人为乐,后来外人说起祁家女儿,印象中都是“蛮横无理,阴晴不定,手段狠辣,离得越远越好”。

秦筝观看完女三视角的所有录像。

说同情她,有点吧,但要说支持,也不尽然。

毕竟书中祁无双黑化之后所害之人无数,秦筝没有资格也不想替她洗白。

又经过几天的休息,祁无双才慢慢悠悠地推开卧室的门,这几天吃饭都是陈妈端着盘子上来放在床前,不得不说,接近透明立体的桌子被从床头唤出,祁无双还是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科技的进步。

别墅装修华贵充满奢华感,内里宽敞,祁无双从楼梯下来进入餐厅,位置上没有人。她看了一眼智脑,吃饭的时间已过。

“就知道你又不按时吃饭。”陈妈从厨房走出,两手各端着一个盘子,见祁无双站在桌前便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她,示意她赶紧坐下。

祁无双盯着桌子上的热气腾腾的炒饭,没有多话,拿起勺子吃了起来,陈妈没有离开,在她桌子的对面坐下,两人就这样无声一个吃饭,一个观看。

良久,祁无双咽下口中的米饭,平淡开口道:“陈妈,你照顾我已经几年了?”

陈妈可能是被问的有点猝不及防,好一会才回答:“从你七岁起就开始了,到现在得有....9年了。”

“嗯,看来还挺久的。”祁无双点了点头。

“说起刚见到你的时候,虽然已经七岁了,可是个子依旧是小小的,模样稀罕极了,就是太瘦了。”

祁无双抬头,看到陈妈正偏头回忆,烫头短卷发下脸上一抹笑意,嘴里还在嘟囔说着话,陈妈年龄看起来应该在四十多岁的样子,笑起来时眼角已经泛起褶皱。

“现在也还是太瘦了,每次你都不按时吃饭,这是一个毛病,得改改。”

陈妈说完转回头看着祁无双,没说话,像是等她的回应。

祁无双笑着点头:“知道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咏赋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