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夫君怜我》最新章节。

“干爹,你所说可是真的?太子殿下为何要卖国?!”

“嘘!别胡说,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今日之事千万不可告诉别人,十五那天你好好待在家里,等我来救你娘,知道么?”

易芮说了什么,几人再未听。

隔壁响起开门声,男人在说话,像是吩咐小二要好生送易芮回去。

脚步声起,渐渐走远。

许久,屋内三人沉默着面面相觑,他们知道,此事远比起初想的的要复杂棘手的多。

素夜身为下属,自然在等二位发话。

易潇则是在观察庆王殿下的反应,太子殿下叛国通敌,此乃大罪,就看庆王如何处理。

“无据不可妄言,今日之事莫要再传,十五那日,本王会求父皇至城中与民同乐,到时,自会知晓一切真相。”

庆王淡淡说着,仿佛方才并未听到谋逆之事。

这般坦然自如,易潇属实敬佩,立即表态道:“臣明白,十五那日,臣自会带兵把守,暗中护驾。”

“有劳伯爵。”庆王只留下一句,便施施然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易潇忽然有种预感,京城或许会因他而变天。

想到此,他便觉血热,吩咐道:“立即赶往军营!”

不知是马背飞速带来的激烈,还是即将面对厮杀的高亢,易潇的心久久无法平息,平静。

他恨不得现在立马提刀杀敌。

策马扬鞭,泥水飞溅,不消半个时辰便赶至城郊校场。

一下马,就见易菾正在练兵,一身军装盔甲显得他格外神气,但那张脸也在硬朗的盔甲映衬下,愈发白皙、俊丽。

说来也怪,易氏兄弟三人,独独易菾的长相、肤色、性格一点也不似父亲。

往日易潇并不关心这些,可今日在酒楼易芮与那个男人的对话,已在他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为此,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把他叫过来。”

说着,他走进营帐,想着先解决了易菾再顾其他。

素夜自然是为他跑腿的,随便找了个由头便将易菾带至账内。

等人一来,易潇并不废话,左手执着马鞭,右手覆上易菾的肩膀,道:“从现在起,你不必再来军中。”

易菾听他说的,明显恼怒:“伯爵爷这是耍哪门子的威风?我近日并未惹你,且军中练兵是父亲准许我的,你如何赶我?”

兄弟两人自易父丧仪过后,便再未说话,每日只在军中匆匆一瞥,不想今日一面竟是这样的剑拔弩张。

易潇心藏秘密,自然说话冷气,道:“你还敢提父亲,若父亲还在,想必连易家的门都不会让你踏入!”

“你!”

易菾猩红着眼,像是被易潇戳中心事般羞恼。

他自是知道自己身世不清,所以近日总是躲着易潇,就连他给自己房中塞了个丫头做妾,他也埋头应下,只想着自己伏底不再兴起风浪。

可如今看易潇的反应,哪里像是在与兄弟说话,保不齐,他已知道真相了。

易菾吞了吞口水,艰难道:“你究竟想要我如何?”

本就是二姨娘造的孽,便由他来还,做了十七年易家的儿子,也该有骨气些。

就算易潇是要将他三人赶出府,他也认!

易潇见他满面刚毅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反而起了别的心思,低声道:“方才接到报信,十五那日京中恐有乱,我要你带兵把守易府,若是遇到贼人,杀无赦。”

“如此...简单?”易菾惊讶问着,原以为会等来易潇批判揭露,没想到只是让他守家而已。

那他方才那般疾言厉色究竟为何?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和四妹妹的身世?

但此顾不上细究,他又问道:“那,二哥方才所说十五大乱,是何缘故?”

见他闷闷的果然上钩,易潇抿唇浅笑:“此乃军中机密不必透露,你如今还小,能守住家已经难得,若想立功日后有的是机会,好了,你自带一队兵马回家,这几日莫要外出。”

易菾虽觉着蹊跷,但左右保住了身份,便想着日后再寻法子打消易潇的疑虑即可。

“是,我这就回府。”说罢,他便自行离开。

看人走远,素夜迫不及待的问:“少爷为何让他守家,那时听易芮与那男子交谈,只怕二少爷与那人也是相熟,若是他趁机放走周莉,咱们可就得不偿失啊。”

她的担心不无道理,易潇苦等了十年才将周莉软禁,若是此次查明真相,证实二姨娘与外男勾结,甚至连带卖国的罪名,到时,皇帝必定会下旨重罚以解心头之恨。

但若此事折在易菾头上,那便是前功尽弃了。

“我理解你的忧虑。”易潇摆弄着手中皮鞭,眼里寒霜浸染,“不过,我既让他做了,便有我的道理,不必再问。”

‘咻!’皮鞭划过半空,他冷冷吩咐:“整顿兵马,连夜部署人手,确保无人伤亡。”

就在素夜即将出门时,他想起一事,又道:“吩咐下去,陛下所在之地需得视野宽广些,还有,尽量留下活口作证。”

素夜知道他的意思,福身领命:“明白。”

天下事,无非看个运气,今日易潇和裴念璟便是运气极好,或许,这也昭示着二人非常人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