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什么?又不是没有见过。”花千澈看花染身上无伤,面色稍稍缓和,镇定后问道:“伤损如何?”

花染回头看了眼那些走得极慢伤残人士,明白阁主问的不是他们,低声道:“弟子们无一人受伤。”

无一人受伤?

花千澈顿觉心中沉闷,他是收到沈戎的求救信才快马加鞭赶来清泽林的。作为护阁统领,沈戎带领一众弟子外出游猎,助他们武修锻炼,已有两年时间。花千澈闭关的一年里,对阁内事务并非一概不闻,沈戎为人恭敬谨慎,帮朝雾阁度过最危难的时刻,之后又恪尽职守地带弟子习武,饱受阁中弟子尊崇赞誉,他也早将之视为左膀右臂。但半月前沈戎提出想要离开,被花千澈一口回拒后消失一旬,四天前他又突然回来私拿了令牌调动朝雾阁弟子去收服树妖。虽事出紧急,但这些事情都不是沈戎正常的行事作风。

难道真得存了必走之心,已经谋了其他更好的出路?

在收到求救信之前,花千澈还在苦想如何留下这难得的助手,但看到沈戎的信中说自己武功受损,朝雾阁弟子在清泽林中性命不保后,他立刻做了决断。沈戎的外功内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除非是他不想,否则,朝雾阁的弟子绝对不会身处险境。

拿朝雾阁人的性命来开玩笑,花千澈定然不会再重用此人,但也不会让他轻易离开。沈戎对朝雾阁的掌控不弱,这两年阁中的人也习惯了听从他的号令,若是他投靠了敌人,岂不成了朝雾阁最大的威胁?

花千澈来之前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若信中为真,就算自损八百他也要废了沈戎;若信中为假,只要不离开朝雾阁,无论沈戎提任何要求,花千澈都会欣然应允。

他的指腹轻轻敲着剑柄。看沈洛凡不再像往常一样安排花染救治伤者,更加心寒。但花千澈不知道他为什么非想要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才能让沈洛凡甘心留下。目光移向他身边的人,那女子愤然地擦去嘴边的血迹,倒是和风之念有三分相似。

她虽能拆分七十二道剑术,但不敢抵抗烈火焚心掌,解个定身术都能吐血,内力还不到风之念的一成。

他花千澈的妹妹绝不会那么脆弱。

朝雾阁后来的人用担架将伤者抬到阴凉处就地医治。先前的捉妖人已经被花千澈吓走了一半,余下的看到林里出来的人的模样后,已知其中险恶,又自觉离开二三十人。

听着剩下十几人互相探讨功力法器,看他们抱团匹配成的八人两组,花千澈又开口警示道:“三月前,我已经在此林中布下三层法阵。你们在八卦镜上看到的只有夜枭,是因为其中的妖兽想用它们掩盖真实面目。在下并非打击几位入林的决心,我也很欣赏你们的勇气,只是好心提醒一句,以方才这位姑娘的外功为准,若是在她之下,还是谨慎入林,以免丢了性命。”

他语气正肃尊重,和对那几名的少年的威逼态度完全不同。捉妖修士稍稍犹豫。沈戎补充道:“三层法阵已破,诸位入林,无人相护。”

花千澈深深看了他一眼,也发现了紧盯着自己的风之念,不愿再理会两人,即刻上马奔入林中补阵法。花染又上前解释道:“我们正在全力修补被破坏的阵法,天黑之后林中更加危险,这是朝雾阁特制的防身符,几位侠士归途中若遇危险,此符可保一命。”

那符箓画法奇特复杂,法力强大,十分珍贵,朝雾阁弟子每人每月只发一张,从不外传,风之念看着花染手中的护身符,心道:这些人得了符箓只怕会更加放心大胆地入林了。

不想花染一一发完符箓,那些人的纠结之色瞬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待他们的人影彻底消失,花染道:“沈大哥,我按你说的做得不错吧。”说着看向一旁的风之念,他只记得她和花千澈认识,并没有看到两人打斗的场面,当下央求道:“好姐姐,求你帮我保密,这符箓是我攒下的,送人不算违犯阁规,你千万不要告诉阁主啊。”

风之念心中只赞许他的做法周全,带着受伤的人出来让人知难而退,送出护身符又不落强占妖兽的骂名,早忘了什么阁规戒条。她看身旁男子气度非凡,不着朝雾阁弟子服饰,但对花千澈自称属下,随着花染喊人,又怕失了分寸,转而问道:“敢问这位侠士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啊?你不认识沈大哥?”花染第一眼就觉得两人应该相识,不仅仅是因为沈洛凡见到风之念没有照常退却半尺距离,风之念又会朝雾阁的传音术,而是两人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他眼睛一转,先朝沈洛凡介绍道:“沈大哥,这就是那日江府搭救我和兄长之人。”

沈洛凡:“嗯,我知。”

花染一顿,发觉自己还不知道风之念的名字,正想问人,又听沈洛凡道:“私送符箓之事,我不曾交代,再不入林,我不能保证阁主不会知道。”

“你——”花染知道沈洛凡不会告状,这么说是为了支开他,也是提醒他不要忘了今日的任务,便恼笑着朝林中奔去,边跑边喊道:“你快点啊!等着你一起抓妖怪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风铃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