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炸开的火花一路顺着蚁后的血肉往里面钻了过去,蚁后吃痛,庞大的身躯竟然往后缩了缩。

一股被烧焦的味道瞬间就传满了这个山东,蚁后虽然愤怒,但是她却对这些在她身体里面燃烧的火焰却毫无办法,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火烤,她的腹部重重的在地上收缩曲张着,试图把自己再往里面缩一点。

她的腹部往后缩着,随着她的蠕动,她身后的山洞里的一块石壁应声而倒。

石壁稀里哗啦的破了开来,一泓幽幽的蓝光从里面冒了出来。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一抹蓝光是什么,那抹蓝光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只有赵铭,猛然的望向了那个里面。

他体内的小建木一下子窜了出来,一根小小的叶子在他的手指上卷成了一个指针,直溜溜的指向了那个地方,小建木也在他的脑海里拼命的喊着。

“爸爸爸爸!去那里!”

赵铭挣扎着站了起来,结果一下子就被闻智逸按了回去。

他正在死死的抵挡住在前方的那群白色的丧尸,满头大汗的问道。

“赵哥你干嘛,去哪里?”

赵铭望向那已经渐渐褪去的幽蓝的光芒,眼睛里面眼白部分被绿色的光芒所取代,他像是梦游一般的说道。

“那里……那里有什么……”

闻智逸抽空往后一看,哪有什么东西,往里面只有蚁后延伸的不知道有多长的腹部,而且她的腹部还在蠕动,不停的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从那个黑暗的洞里慢慢的爬出来。

赵铭慢慢的站了起来,奇怪的是,那些东西好像都没有看见他一样,从赵铭的身边爬了过去。

视赵铭如无物。

众人又惊了,这又是什么事?

只见赵铭像是一缕幽魂一样,歪歪扭扭的就进去了那个山洞的深处,闻智逸在他背后一直叫他,赵铭充耳不闻一样,很快的消失在了那个山洞的深处。

王老师抽空瞥了一眼,只见赵铭的浑身上下都是绿色的光点,整个人悠悠荡荡的就进了山洞的里面,还好的是那些怪物把他当做空气一样,甚至像是一块石头,全部都避开了他。

看着赵铭暂时没有危险之后,王老师还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毕竟他现在的重要程度,甚至来说是高于她的,一旦赵铭出了什么事,她就算死也要把赵铭拉回来。

她对着后方喊了一句。

“别怕!他没事!”

说完之后,蚁后又是一顿猛烈的挣扎,她差点没有站稳被甩下来,赶紧一把把手抠进了蚁后的肉里,把自己挂在了蚁后的身上。

她吸了一口气,暂且稳住了身形之后,看向下方正在苦苦挣扎抵挡的学生们,不能动的蚁后在此时反而成为了他们的背后的壁障,帮他们暂且能够抵挡一波又一波的丧尸的冲击,力气大的杨鑫宇和刘一安现在挡在了最前面充当了前方的锋线,这群孩子还是很聪明的,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块的巨大的石头挡在自己的前面,从石头的空隙里反击着这群丧尸,比起大面积的和那些丧尸对撞好了很多。

杨鑫宇喘了一口气,又是一拳把一个试图把自己塞进来的丧尸狠狠的揍了出去,他的手臂已经有点发麻了,这些白色的软体丧尸看着肉体是软乎乎的,但是打进去之后完全不一样,打进去之后根本就不是看上去的这种感觉,硬度极高。

杨鑫宇甩了甩自己的手臂,再次运转起自己的灵力,竖起手臂挡住了一张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张血盆大口的脸,感觉自己从这个封山村出去之后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了。

这也太精神污染了!

与此同时,赵铭好像是被什么指引了一样,慢慢的走到了蚁后身后的山洞深处。

越往里走,山洞里面越发的安静。

赵铭跌跌撞撞的走在山洞里,身边的丧尸们纷纷的避开了他,就好像他是一块会动的石头一样,绿色的光芒慢慢的散逸在他的身后,他的背上,不知不觉的爬满了绿色线条,就像是一副长在他身上的藤蔓一样。

他的脸上也不知不觉的全是绿色的,鼓起的经络。

他的眼睛已经完全的被绿色所取代了,就连瞳孔也是绿色的,眼睛望进去就是两个深绿色的大洞一样,除此之外,他的额头上,经脉鼓起,在上面慢慢的纠缠出来了一个形状。

远远的望过去,竟然像是一片叶子一样。

他像是被什么指引一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里面走去,而他的脚印,也渐渐的在山洞下留下了印子,脚印里,一些幽绿色的颗粒在发着幽幽的闪光,很快就不见了。

此刻的他,意识又开始旋转了起来,他现在满心满意的只有那个山洞的深处,他一路顺着往里走,甚至还扶着蚁后长长的身体作为扶手,顺着蚁后蠕动的腹部,往里面探究着。

终于,他发现了他想要的目标,一汪绿得甚至发出了蓝光的池塘。

他什么都不想,直接一头扎了进去。

池水很快的漫过了他的脸颊,脖子,肩膀,因为他是扎进去的,随后漫过了他的腰部,腿部,还有脚。

终于,他整个人都浸到了这汪池子里。

看似冰冷的池水,但是整个人沉进去之后,却是温暖的,它慢慢的拂过赵铭身上的伤痕,随着池水的浸泡,他身上的伤痕竟然慢慢的消失了。

他全身放松的沉在里面,一丝丝的气泡从他的鼻子处逸了出来,但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的憋气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滴滴小说【didixs.com】第一时间更新《拯救修真二三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