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红楼记之赵姨娘》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

李书卿和四个丫鬟在堂屋里坐着,生恐扰了贾政安歇,都不敢说笑,满屋内静悄悄的。清歌看着众人,心下疑惑:“上年老爷着了些风寒,着实不好了几天,太太不过每日瞧看一回,并不曾打发姨奶奶们过来伏侍。这会子原非大症候,巴巴的打发她们过来做什么?赵姨奶奶说的必是真的。不知哪个烂了嘴的混账蹄子瞧见了,回了太太,太太作了这一箭双雕的主意。赵姨奶奶原不是个伶俐的,便是有她帮衬,只怕也捱不住暗箭难防。”

清歌想了一回,便作了主意。清早众人起来,打发个小厮往她家去,找她母亲过来。回到堂屋,贾政已经醒了,众人都在里间伺候。清歌忙走了进去,一同伏侍贾政穿戴梳洗。吃过早饭,众人都在里间垂手侍立。贾政原是好学之人,虽身染疾疴,犹手不释卷。清歌知道贾政最厌烦别人扰了他的才思,估量着她母亲已到了,也不敢出声。半晌,贾政方撂下书,正欲再换一部,清歌好容易等了这个空子,指个由头出去了。

她母亲满树瑞家的已经在门外久候了,看见她女儿出来,说道:“我的儿,你巴巴的找了我来,可有什么事情?”清歌将昨夜之事说了。满树瑞家的叹道:“赵姨奶奶生了两胎,俱是大了肚子才回禀主子。太太是个聪明人,两次吃亏在这上头,哪有不防着的?既然太太知道了,索性过了明路,也有个忌讳。”清歌说道:“我也是这个主意呢。”

母女两个商议已毕,清歌转身往贾政房里来。贾政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看见她出去半晌方回来,心下便有些不喜。正欲说话时,清歌先跪下说道:“老爷这里正用人,论理,这话原不该说。只是我方才忽然有些不受用,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若是染了病,只怕过了病气给老爷,因此想着往家里去,请个大夫瞧看一回,求老爷恩准。”

贾政一向宽柔以待下人,再无不准之理。清歌辞了众人,跟着她母亲回家去了。李书卿与三个丫鬟侍立到巳末,周姨娘带着四个丫鬟过来换班。李书卿歇了一歇,看看天色尚早,便出了梦坡斋。才转了个弯子,顶头看见清歌和一个婆子走了过来。李书卿笑道:“姑娘请大夫瞧过了不曾?”清歌笑道:“已经诊了脉,正要去回老爷呢。”李书卿给她道了喜,径自往贾环的房里来。

贾环正在读书,李书卿因问道:“可往老太太房里请过安了?大老爷、大太太是大爷大娘,少不得也要时常探望。”贾环笑道:“昨儿往梦坡斋去,娘已经歇下了。大老爷、大太太那里有二姐姐和琮哥儿伏侍着,正吃着王太医的药,精神还好呢。老太太屋里有客,打发我们回来了。娘再想不到那客人是谁。”李书卿笑道:“自然。我是哪牌儿名上的人,哪里认得老太太相与交结的公侯诰命。”贾环笑道:“倒不是公侯诰命,是一位亲家老太太。”

李书卿暗忖道:“环儿既这么说,这人必是不常过来的。又称为老太太,自然是贾母一辈的。”想了一回,只说猜不着。贾环笑道:“来的是三姑姑的婆婆。”李书卿诧异道:“甄家在江南,冷风朔气的,又要过年,什么事情不能打发晚辈、奴才料理,巴巴的亲自过来?”贾环道:“我不曾看见亲家老太太,不知有什么话说,想是有极要紧的事情。”李书卿暗自惊疑,却想不出缘故。

两人又说了一回话,李书卿才回到梦坡斋。进了院子,正遇见周姨娘从堂屋里出来,向她招手。李书卿走了过去,周姨娘悄悄地说道:“方才清歌来回老爷,说是腹中有了身孕,老爷打发人去回老太太、太太去了。”李书卿忙问:“老爷是个什么主意?”周姨娘笑道:“自然是听老太太示下。”李书卿颇觉贾政无能,口里问道:“清歌这会子在哪里?”周姨娘说道:“在自己房里等老太太的话呢。”

李书卿正要往清歌房里瞧看,才走到门口,忽然听见里面说道:“常言‘十月怀胎’,这才不过两个月罢了,哪里知道后面的情形。我常听人说,赵姨奶奶怀着三姑娘那会子,老太太只打发两个丫头过去伺候,到底等三姑娘落了草,才封她做姨奶奶。我便是怀了个哥儿,也灭不过赵姨奶奶的次序去。明公正道,不过是个丫头,比谁高贵些?姐姐这话,我如何受得起。”李书卿听了,便不进去,转身回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武陵流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