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兮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滴滴小说didi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时樱读出弹幕上的问题,把镜头转向裴负雪。

“我也想听听,在裴老师视角里,刚认识时候的我是怎样的?”

裴负雪侧眼看了看时樱,只见她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为躲得的一时清闲开心着。

“世界上没有比她更好懂的人了。”

这是裴负雪对观众们说的第一句话。

他的声音像炎炎夏日里的一汪清泉,沁人心脾得好听。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游戏公屏里。”

时樱:?

她看向裴负雪,用眼神问他:在哪里???

裴负雪没管她:“她当时问了个特别入门级的问题,还被人嘲讽了。”

时樱的记忆逐渐复苏,她当时还是个萌新,问的好像是“压机是什么意思”,初级程度相当于一个新手厨师问“盐有什么作用”,虽然问题被友好的玩家回答了,但随即就有人阴阳怪气,让女玩家滚出游戏。

时樱当时就忍不住了,直接开麦喷了回去。

“她骂人的声音十分……”

“中气十足。”裴负雪想来想去,想出这样一个词语来形容她。

“后来我们就在排位里遇到了。”

裴负雪说到这里就停住了。

人是一种窥私欲很重的生物。

时樱看到弹幕上大家问了很多问题,比如是谁主动加的谁、怎么熟悉起来的、id是什么,甚至还有人问他们的段位。

网友善意的好奇对于公众人物来说不是坏事。

所以时樱挑着一些能回答的问题回答了。

“我主动加的他,我当时还是个萌新,被人从头保护到尾,体会到胜利的滋味就想狠狠抱紧这个大腿!”

“裴老师可高冷了,我们认识两年才熟起来。”

“id不方便告诉你们,段位时高时低吧,有时候我们没空打就会很低。”

“面基?面基当然是为了看比赛!”

“有没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有啊!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刚好都是晚上到的,就……”

“到了。”裴负雪停车。

时樱看了眼时间,跟弹幕挥挥手:“下次再聊,拜托导播先把镜头转到周诉远那里吧!我们下飞机再见!”

周诉远空出了时樱上飞机的时间,他还穿着属于摄政王的官服,脸上的妆容变得稳重沧桑了一些,精致的假发添了两缕白色。

或许是因为气质,此时的他并不显得疲老,反而有些颓丧的帅气。

平板递到他手上的时候,观众们正为时樱没说完抓狂着,怕有直播事故发生,弹幕是比现实延迟两分钟的。

周诉远就看着弹幕上谈论着他看不懂的话题。

他不知道时樱和裴负雪是网友,不知道他们认识了三年,不知道半个月前还夸着他和时樱般配的人为什么转头就说她和别人天生一对。

周诉远觉得胸口很空。

因为配不上,因为她的眼里好像永远没有他。

但镜头马上要给到他,他必须调整好表情,不露出一丝端倪。

风水轮流转,他终有一天会傲立娱乐圈之巅!让时樱看得起他!

两个小时后。

节目组的车来机场接时樱,她打开车门,发现顾暄坐在后座。

“哟,大忙人怎么还有空接我?”时樱习惯性嘲讽。

顾暄看了眼坐在副驾的摄像老师,果断开演:“我知道姐姐因为我是收养的,一直不喜欢我,但姐姐特意在镜头面前抹黑我,我真的很难过。”

弹幕全在刷问号。

【难道今天除了面基八卦,还有豪门恩怨听?】

【放个耳朵】

【快说快说!】

【怪不得不一样的姓氏】

【豪门瓜我最爱吃了!】

【哈哈哈哈哈我都不认识他们,刚才刷到直播,实在太想听八卦才留了下来】

时樱顺着顾暄的视线看到了摄像,就知道导播肯定把镜头转到他们这来了。

“你就演吧,硬演。”时樱笑着把顾暄手边的平板拿过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