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滴滴小说】地址:didixs.com

醉花楼四楼的隔音一向是很不错的,慕娘与沈怀梅进了另一间屋子。门窗一关,便隔绝了慕子瑜的窥探,同样也隔绝了楼下的吵闹。

这房间是慕娘这些日子住着的地方。慕子瑜受伤,为了方便慕娘就近照顾,就为她安排了一间房间。那日沈掌柜将慕娘请来,她听闻儿子受伤便急匆匆地来了,什么都没有带着,就连衣物都后来置办的,自然没有一把箜篌让沈怀梅练习。

沈怀梅也没有真的想要练习箜篌的意思。本来就是无法再同慕子瑜好好待在一间房里,慕娘给了个台阶,她也就接了。

就算心里已经决定了要给慕子瑜五年时间,可这五年,也该是天各一方的五年。等到慕子瑜离开了,她自然会想着,念着,反复咀嚼他们之间这短短的回忆,觉得他无一不好。只要是想起慕子瑜来,便觉得甜蜜。

至于现在,沈怀梅看见慕子瑜就来气,说话也忍不住刻薄。再看慕子瑜那副“我错了,我愿意赎罪,可我一定要走”的死样子,火气就更加旺盛了。再加上无论沈怀梅如何口不择言,慕子瑜全都照单全收,沈怀梅只觉得没意思。

若是两人有来有往,互相讽刺,也许还能称得上一句情趣。可只有沈怀梅单方面输出,场面就显得有些难看了。慕子瑜这副骂不还口的样子让沈怀梅分外窝火,嘴上难听的话便更多。如此往复,实在是恶性循环。

可他们何至于此呢。

沈怀梅自认心中对慕子瑜还是在意的,难听的话不仅是伤人,也是伤己,更是伤害了他们之间的这份情谊,沈怀梅不愿意。可她又骄纵惯了,何曾顾忌过什么该说不该说,若是再与慕子瑜同处,只怕还有更多难听的话说出来。

所以她逃了,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落荒而逃。

可他们之前竟然还要分个输赢,这事本身就足够荒唐。明明情意绵绵的两个人,倒像是怨偶一样了。

不过也好,做怨偶总好过做陌生人。沈怀梅倒是宁可慕子瑜做个不识趣的宾客,来她的婚礼上大闹一场,然后带着她一路奔逃。也不愿意他恪守礼节奉上礼物,送上一句“新婚快乐”。

当然,慕子瑜注定是无法出现在她的婚礼上。等婚礼的一切都准备妥当,他恐怕已经走到了景国境内了。慕子瑜能做的,最多也不过是托慕娘为她送上一份礼物。

这样说起来,体面确实是真的体面,却也显得过分生疏了。可慕子瑜若是连礼物都不送,沈怀梅一定更加生气。她的婚礼,若他真的一点表示都没有,那不就连陌生人都不如了吗?

总之,慕子瑜无论如何做,沈怀梅都不会满意的。恰如此时,慕子瑜不管如何应对沈怀梅的讥讽,她都不会满意的。

全因见不到,又不如不见。

慕娘看着沈怀梅落座就开始走神的样子,又想要叹气了。

她还记得初次见沈怀梅时候她的样子,一看就是被教养出来的小姑娘。可能遇上了一些不如意,可也好哄,只要抱一抱就能把她哄好了。一副不识愁滋味的模样,就算不笑的时候表情也是轻快的。

哪像是现在这样,行事确实端庄有礼,可竟然连笑模样都让人觉得难受了。感觉发呆的次数也多了,仿佛有数不清的事情需要她去愁苦。

这才多长时间啊。慕娘心里骂着自己儿子造孽,从荷包中翻找出来一块小木头推给了沈怀梅。

“这是什么?”沈怀梅拿起小木头,是截断的一根小木棍,表面虚虚地刻着几条线,像是要雕个什么东西的样子。可光看这个雏形,沈怀梅只觉得十分眼熟,却也想不起来是个什么。

慕娘起身推开窗子,顺势就坐在窗前的小榻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子瑜昨夜雕的,刻了两下又说不要了。”

沈怀梅将小木棍收进袖子里,还要嘴硬道:“他不要的东西,给我做什么?”

慕娘看她这副样子就忍不住笑,说道:“我生的儿子,我没有教好,我只能同你道歉。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是没法解决的。你们两个有什么问题,应该好好谈一谈,都说清楚。”

沈怀梅也起身坐到慕娘的身边,虽然皱着眉,却还扒拉着她的胳臂撒娇道:“师父是师父,和那个大坏蛋没有关系。”

慕娘听了还是笑,她摸了摸沈怀梅的头,安抚她道:“别说孩子话,那是我的儿子,怎么就和我没有关系了。”

沈怀梅直起身子,噘着嘴冲慕娘说:“他都要去找他的亲爹了。那么远,他不要荣国也不要您了,怎么就还和您有关系了。您以后也别要他了,我给您养老。”

慕娘看着沈怀梅,目光慈祥,脸上又带着点迁就的笑意,对她说:“好,那以后我就靠我们怀梅了。”

之前沈怀梅已经说过好几次类似的话,慕娘总是拒绝,如今骤得慕娘答应,沈怀梅也很高兴。

“真的?那我们就说定了。”沈怀梅的开心总是神采飞扬的,她又说:“之前准备好的那处宅子被我许出去了,师父你别急,明天我就能准备好新宅子给你住。”

慕娘拉住几乎要跳起来的沈怀梅,问她:“不急。你许给谁了,若是方便,我们一同住也是可以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若我年少有为(双重生)》转载请注明来源:滴滴小说didi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